第110章 基层人员

www.

【巨首驼】型货船上,年迈的船长不断用手帕擦拭着汗水,然而每当他的目光触及仪表盘上那些触目惊心的警报信号,汗水就会不由涌得更多。

他怎么也没想到,一场本应有惊无险的货运之旅,会凭空多出这么多的波澜!甚至眼看就要演变成船毁人亡的惨案!

按照原先的计划,他只是往来【坤】与【巽】之间,贩卖些农产品和日用品而已,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货运船长一样。

尽管理论上说,他是乾坤安保的下属情报人员,船长的身份只是个幌子,为安保局提供情报才是他的本职。

但是作为最基层的工作人员,本职工作的那点微薄薪水,根本不足以支撑老人的日常生活,也或许在安保局看来,基层员工根本不配做人。所以老船长不得不将主要精力都放在经营货运上,只偶尔按要求将一路见闻汇报给上级。有时惰性发作,甚至直接把先前的报告原封不动重发一遍,却也没人过问,这基层的日子虽然清贫,却也悠然安泰。

美中不足,便是老人的家庭生活不甚和睦:他与妻子早年离异,只留下一个叛逆磨人的女儿。这次货运跑商,那个不听话的丫头不知发什么疯,说什么也要跟来见识【巽】的风景,而一上船,她就开始日常抱怨自己收入微薄,养儿育女捉襟见肘。俨然是要对亲爹施展“爹、穷、打钱”的致命三连。

老船长被女儿唠叨地头晕眼花,也就一时失了智,在【巽】的荒废区做起了违禁品的走私生意……这当然是违反了纪律,但实际上安保局的这些下属人员,也没有多少能老老实实遵守纪律的。

而一直到老人在荒废区进货完毕,事情都还算顺利,毕竟这种事也不是头一遭了。从船长到船员,人们心中只是略有忐忑,更多还是兴奋与期待。

只要这一批货能顺利度过夏京海关——按照以往的经验,他们这些人只要稍稍竖起安保局的旗子多半就能通关——那么所有人就都能拿到一笔不菲的分红。

厄运也就在此时降临。

船员们将走私品在货舱内整理完毕后,发现舱内莫名多了一人,那人身材矮小,其貌不扬,却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恐怖杀意。那张仿佛面具一般的扁平面孔,比任何神话故事里的恶鬼都要骇人。

他不杀不伤,仅凭自身气质,就让全船的人成了他的俘虏。而当他拿出安保局特工印信之后,这巨首驼型货船的上上下下就更不敢有二心。

无论从哪个角度讲,他们都没有反抗对方的能力。

之后,众人按照那位特工的要求,将货船在荒废区特意多停靠了半日,以勾引一个来历神秘的少年人上船。那少年也是个奇人,明明所有人都在全神戒备,却还是被他不知不觉就混上了船。若非安保局的特工提醒,他们竟没有一个人发现,那个少年已经混到了货箱里。

对于很多年轻的船员,少年与特工的交锋宛如神仙打架,只远远旁观都感到精彩得令人心驰目眩。只年迈的船长却越发心忧。因为乾星系一直有句古语: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果不其然,后续的发展完全印证了老人的猜测,那自投罗网的少年人完全没有束手待毙的打算,他在绝境中的挣扎直接将全船人都引向了深渊!

作为一名跑商超过二十年的资深船长,他很清楚当仪表盘上出现如此多的警报信号时,就连写遗书都毫无意义,飞船爆炸以后,所有的记录都会成为太空中的粉屑,荡然无存。

“爸,怎么回事啊?!”

就在老人茫然无措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女儿的声音。那个永远都不肯安生的孩子,正露出无比恐惧的神色,以祈求的眼神看着父亲。

“他们说飞船要爆炸了,一定是在骗我的吧!?”

老人看着这个让自己头疼,更让自己心疼的女儿,一时无言以对。

然而就在此时,老人的余光所及处,仪表盘上一个鲜红的警灯忽然熄灭下去。颜色的骤然变化引起了他的注意,继而便是一阵惊喜。

“温度降下去了!?怎么可能,但是……”老人心绪难平,立刻用通讯器呼叫货船上的专职机修员。

“小汤,现场怎么样?”

通讯器中,却没传出那个一向爽朗豪放的女机修师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她讷讷开口:“不,这不可能啊,居然还能这么做?这完全违背常理!”

老船长听得一头雾水,虽然眼看着仪表盘上的警示灯在逐一熄灭,但这过于诡异的情形,却还是让他心中发毛。

“小汤,到底怎么回事!?”

老船长的怒吼,总算惊醒了通讯器彼端的机修师。然而片刻后,通讯器中传来的答复却令人哭笑不得。

“船长,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人简直不可思议!他居然能现场改装发动机,我从来没听说过【天穹三号】还能这么改!船长你真应该来现场看看!”

老船长莫名其妙,但却很能抓住重点:“所以说飞船有救了?”

通讯器中传来不太确定的声音:“我也不知道,从没见人这么改过,感觉风险挺大的。”

几乎是同一时间,刚刚安静了少许的仪表盘上再次疯狂响动警报,整个飞船也猛烈震动起来。

通讯器中,传来一声感慨:“哦,果然这样会爆炸啊……”

老船长简直被气疯了:“还果然!?都爆炸了你还有心情看戏!”

机修师理直气壮道:“船长,除了看戏我也没什么可做的了,而且见识了这等技艺,就算下一刻我们便随着爆炸化为宇宙尘埃,也是值了!”

“……如果真能活着回去,我绝对把你踢下船!”

“船长,如果真能活着回去,就靠我今天学到的这手绝活,在北河集团混个在编机修师也是绰绰有余了。”

“我就知道你一直和北河集团的那家维修厂眉来眼去!”

《星球大战:白银誓约》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