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拿下

www.

赤足黑熊在空中翻滚了几圈,也没能将白额猛虎甩掉下来,两只山中霸主又重重摔在地上,依然保持僵持状态。

苏翎儿从玉佩中出来,站起来看着白额猛虎和赤足黑熊,美丽的狐狸眼闪了闪,脸上的神色却是严肃的很,没有丝毫松懈之情。

南宫朔见苏翎儿站起来了,也慢慢爬起身来看看僵持不下的猛兽,又看苏翎儿问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白额猛虎和赤足黑熊也发现南宫朔二人,只是这会儿正在关键时刻,它们都无心理会南宫朔和苏翎儿,只能放任他靠近过来。

苏翎儿看了一会儿僵持不下的猛兽,转头语气不容置疑看着南宫朔,说道:“你现在立刻马上朝它们跑过去,我才能接近它们,……”

“现在?!”

“立刻马上,跑……”

南宫朔在苏翎儿话语出口后,就迈开腿朝着那两只猛兽跑了过去。

苏翎儿拍了拍手,还好她的媚术对南宫朔有效,不然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了。

南宫朔跑出去几十丈外才发觉自己这是在去找死,可是这会儿他想收住脚步却是有心无力,腿脚好像不是他自己的了,一点儿都不听他的指挥。

看见自己离那两只缠斗一起的猛兽越来越近,南宫朔惊骇的心脏砰砰的跳,他转头往左面看去,想看看苏翎儿是不是在旁边,可是没有,什么也没有,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黑黢黢的原野。

南宫朔心里更加害怕了,他的心里一慌,脚下拌蒜,身子就向前栽倒,在草地上连翻带滚的摔出去五六丈远才停下来。

南宫朔仰面朝天的躺在地上,暗无星光的夜笼罩着他,他在地上翻腾这一通,让他有些头晕眼花,现在躺平稳了,全身上下无处不疼,又说不清楚哪里疼。

还不等他把气喘匀,苏翎儿就飘然出现在他的身边儿,看着他说道:“快点儿起来,跑到那边去。”

苏翎儿没想到自己的媚术效果就持续了这么一小会儿,就失去效用了,她的媚术对一个有修为的修士,可能持续不了多久,对南宫朔一个没有修为的凡人也没持续多久。

这让苏翎儿有些疑惑起来,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哪里出错了,当务之急是让南宫朔跑到两只猛兽那里,她只得再次对南宫朔施展媚术,可以让他暂时放下恐惧,跑到前面去。

南宫朔看着出现在眼前的苏翎儿,知道刚才她是在玉佩中,所以他才没有看见她,当南宫朔的目光触及到苏翎儿狐狸眼时,他的心神为之恍惚了一下。

下一瞬,就听到苏翎儿又说道:“起来,快点儿朝老虎跑过去。”

南宫朔的身子好像不是自己的了,爬起来就往白额猛虎那里跑去,他心知这样是送死,可身体已经不听他的了。

苏翎儿这次没有进玉佩中去,而是跟在南宫朔身边一起往前面跑,不时还要提醒他快一点儿。

两百丈。

一百二十丈。

六十丈。

离白额猛虎和赤足黑熊越来越近,南宫朔心里的恐慌越甚,都可以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每一下都如同放大数倍的鼓声,震撼着他的心神。

白额猛虎这会儿已经快把赤足黑熊掐死了,却发现一个不怕死的小杂碎,朝着它们这里跑过来,要不是现在到了关键时刻,它就转身把那个不知死活的小杂碎一口咬死了。

白额猛虎发出一声威胁性十足的怒吼,警告南宫朔和苏翎儿不要靠近。

吼声带着强劲的罡风,快速的向着四面八方弥散开来。

罡风带着破竹之势,所过之处斩金断玉,

此时南宫朔离白额猛虎还有四十多丈远(一百二十多米),眼看罡风就扫到他的身上了,可能顷刻之间就被斩成几段,死在当场。

苏翎儿却在这瞬息间向前快速的飞跃而去,手里摸出一物就朝着白额猛虎丢了过去。

一道白光在暗夜里一闪而过,飞向白额猛虎和赤足黑熊缠斗的地方。

与此同时,一股大力拉扯苏翎儿反身扑向南宫朔,一下子就将南宫朔撞翻在地上。

那股威势难挡的罡风,也就在这时擦着南宫朔的身子刮了过去。

苏翎儿身上的衣服和头发,被这股强劲的罡风斩下几片衣帛和发丝,带着飞去远方的暗夜里,踪迹难寻!

南宫朔怀里抱着一团柔软,头脑有点懵,一时竟然口吃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我……”

苏翎儿快速的从南宫朔身上起来,催促他快点站起来,然后转身看白额猛虎和赤足黑熊,此时的白额猛虎和赤足黑熊被一张大网紧紧的包裹起来。

就见白额猛虎周身的水气,和赤足黑熊身上的火焰都越来越盛的趋势,比之先前增加了不知多少。

此时的白额猛虎已经没有再咬着黑熊的脖颈,它身上的水气翻滚,正在拼命翻动挣扎撕咬着大网上的绳索,想要从大网里挣脱出来。

赤足黑熊就在白额猛虎身边儿,也无心去跟白额猛虎拼个你死我活了,此时的它处在暴怒的状态下,周身的火焰跳跃着,奋尽全力撕咬着大网,也想要快些逃出困境得到自由。

“快点儿起来,我抓住它们了!”

南宫朔被苏翎儿催促着踉跄的站起来,听到她说抓住了白额猛虎和赤足黑熊,心里一下子就不那么怕了。

他抬头看过去,果然看到白额猛虎和赤足黑熊,被一张大网兜头裹了个严实,任凭它们如何挣扎都难以逃脱。

“那个大网是……”

“就是夏杨的帕子。”

“哦,是它呀!”

南宫朔居然把这个上品法器给忘了,要是苏翎儿早先就说要用那个帕子来抓它们,他也许就不会被吓得屁滚尿流了。

南宫朔又看了一下白额猛虎那边,扭头问苏翎儿,“你要怎么处理它们?我看它们这会儿恼怒的很,恐怕很难靠近,就算靠近了,也是很难杀死它们的。”

“也是哦!”

“再说了,你抓它们做什么呢?不会是为了吃肉吧?”

“你知道什么,它们身上可都是宝贝儿!像皮啊、骨头啊、还有……不说了,说了你也不懂。”

《我和狐狸绑定了》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