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求订阅)

虽然狱门疆封印五条悟——获得“咒灵操术”和“无为转变”——操控“天元”这个计划是五百多年前定下的,但羂索打“天元”的主意可不止这点时间。

他是在失败过两次后,才将计划修正到如今的地步。

最开始的时候,就是想着毁掉“星浆体”,逼得“天元”的**达到极限,进而改变存在方式。

结果第一次同化,就遇到了应运而生的“六眼”,计划失败,自己好像也死了一次,失去了当时的身体。

第二次,羂索学乖了,大力拓展情报体系。“星浆体”和“六眼”刚诞生一个月,就抢先扼杀。

没想到经由“不死”而生的连锁机制是带保底的,羂索满心欢喜地以为这波肯定稳了,跑来收获胜利果实,没想到新的“六眼”和“星浆体”已经应运而生。

结果“星浆体”完成同化,“六眼”又一次把羂索暴打。

两度失败,直接让羂索留下心理阴影,直接放弃搞死“六眼”的想法,转为封印。

因为“原典”的特性,同一时间只会诞生一个“六眼”的持有者,只要将他封印了就不会再有阻碍了。

所以他花了几百年的时间,走遍世界,终于在六年前于日本之外的土地上找到了传说中高僧死后所化,能镇封任一个体的特级咒具——“狱门疆”(大概率是在种花家,小概率在东亚的其他国家)。

更巧的是,在先后二十年的时间里,“咒灵操术”持有者诞生,伏黑甚尔打破因果连锁迫使“天元”进化,“无为转变”持有者真人降生,所有的条件都齐了,绝对是千年难得一遇的绝佳机会。

截至明理穿越,羂索已经成功封印五条悟,并将除同化“天元”外所有的条件都收入囊中,目前正在举行名为“死灭洄游”的活动为最终同化榨汁计划预演。

对于羂索而言,这已经是他人生的执念,是他活下去的支柱。

人活着,很多时候就是在争一口气。

错过这次,天知道还要等多久。

所以羂索绝不可能放弃,更不会容忍乙骨忧太的行为。

老子辛辛苦苦收集起来的东西,你转头就复制走了,这是最恶劣的盗版行为,对于羂索努力最大的嘲讽。

就算是真人当场被击毙,就算“天元”被明理弄没了,都比不上这种盗版截胡的行径。

明理相信,只要忧太在人前展露“咒灵操术”和“无为转变”,他在羂索眼中的仇恨度会直接上涨,甚至超过五条悟。

时机选得足够巧妙,绝对能让羂索心态大崩,失去一贯的冷静。

祈本理香,不愧是精通人性的女讲师,比挂着“人类恶”的真人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明理自诩“以恶制恶,比恶更恶”,也只得甘拜下风。

“具体的时机,我和五条老师商量之后再定,在此之前——”

“——忧太就是个空有一身咒力,战斗全靠精灵的,能走到今天全靠被五条悟和明理选中的幸运儿。”不需要明理多言,理香自然领会。

“盯上忧太的,不一定是敌人,还有可能是自己人。”

不管理香如何粉饰,都无法掩盖忧太获得两大关键术式的事实,他们已经具备收服“天元”进而威胁全日本的能力。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何况,这个匹夫真的无罪吗?

结合理香先前的宣言,不难看出,这是她刻意为之。

有没有野心是一回事,有没有掀桌子的能力是另一回事。

“无为转变”和“咒灵操术”就是咒术版的核按钮,别逼我们,不然我过不了,你们也别想好过。

“你们心里有数就好,核弹这种东西,永远是放在发射井里最有威慑力。”明理点点头,重新看向乙骨忧太。

后者立刻立正站好,接着上半身前倾,作九十度鞠躬状。

不过才折到一半就被明理不耐烦地打断:“你就算了吧。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多半想不到这么深,在战斗中也没时间细想,理香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忧太又开始揉鼻子,掩饰尴尬:“你都看出来啦。”

“看出来才不好,你也是有民事行为能力的人了,该长点心了。不是挑拨你和理香的关系,只是她有些想法太过极端,必须由你来当好这个保险丝。你通过诅咒把她的灵魂强行留在身边的那一刻起,这就是应当负起的责任。”

“是。”乙骨忧太认真点头。

克雷色利亚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掌握主动权就是极端?那你告诉我,你另外三个精灵球里都有哪些精灵?有着什么样的能力?曾经通过我的梦境和现实相连的那个空间又是怎么回事?”

就差明说,论藏底牌,谁有你藏得多?我严重怀疑你已经能和五条悟两败俱伤。

明理没有回答,同样回了个白眼:

“我说的不是这个。你想过没有,放走一个特级咒灵,可能会多死多少人?不怕告诉你们,这家伙最喜欢做的就是用他的术式把人类改造成各种各样的怪物。我逮到他的时候,他就改造了四个高中生去袭击我相中的一名转校生。”

听到明理这么说,乙骨忧太的脸上多了几分纠结,在“救助他人”这件事上,他有着最高的道德标准,与虎杖悠仁等同。

与之相对的,祈本理香的道德标准是最低的:“说得好听,你真的在乎这些人的死活吗?如果在乎,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尽全力灭了他?别说你做不到啊。就算我没按照你的计划来,还有小黑、青鸟、那只电子精灵以及你秘密藏着的其他精灵。”

“因为羂索的危害比真人更大,我也不太敢让精灵们面对真人的术式。”

“那是羂索出现之前,之后呢?你就没想过给他们下达一道条件触发式的指令?还是说,你自己其实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能把羂索留下来。

可能是他也秘藏了一些底牌,也可能是他那特殊的术式。大家都知道‘天元’的术式是‘不死’,却没人知道羂索是怎么活了这么长时间,更换大脑只是表现,不是本质。”

《咒术回战:我有一只沙奈朵》换源阅读
  • 如果不显示,请尝试上方换源阅读
  • 或点击此链接https://m.qxxlw.com尝试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