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0章 刚卡的梦想

在黑石岛待了一个月,刚卡迎来了第一次考试,安可达教会了他作弊的方法,让他躲过了罚金,也躲过了老师的鞭子。

从那以后,安可达成了刚卡的老大,在刚卡的眼中,除了魔灵兽人,安可达是最神圣的存在。

“安可大哥,我想买一颗玻璃珠,里面带花瓣的那一种,就一颗,我的朋友们都有。”

“那东西没有任何用处!留着你的钱,等到年集的时候再花!”

“可年集还有好几个月……”

“我说不准买就是不准买!”

安可达有时候很严厉,可刚卡对他没有任何怨言,他觉得跟着这位大哥很幸福。

他最喜欢安可达送给他的那个陶罐,陶罐上有一个小孔,可以把赚来的银币放进去,却怎么也倒不出来,罐子上写着一个词,叫做梦想,安可达说过,当梦想即将实现的时候,就可以把罐子里的钱全都拿出来。

他想把每天的收入全都放到罐子里,可是他不能这么做,有件事情让他很烦心,可他却不能告诉安可达。

每隔三天,会有一名兽人过来找他,然后把他带到一个隐秘的地方,召开一场神秘的会议。

“黑夜即将过去,黎明即将到来,我们的王正在积蓄力量,那是属于兽人的幸福和荣耀,任谁也无法阻挡,兄弟们,向我们的王献出你们的供奉,在神圣的战争开始之前,先献上我们对王的忠诚!”

说话的是一个人类,他少了一条手臂,据说是一名罪犯,工作结束后,罪犯本来应该回到牢房,可这个人很特别,他是魔灵兽人的使者,他不需要戴上镣铐,甚至在白天的时候也不需要到工地上工作。

所有兽人都争先恐后的讨好他,被他记住的名字就能被魔灵兽人记住,等到魔灵兽人带领大家冲破黑暗的那一天,被记住的人就能得到无b尊贵的地位。

接下来,就到了肉痛的时候,有两个兽人会拿着一个铁桶,收走他们这些天赚来的一半工钱。

这是对魔灵兽人的供奉,是每个兽人光荣的义务。

刚卡不想交出自己的工钱,可他别无选择,也不敢隐瞒,他们知道每一个人赚了多少钱,一个铜币都不会差,少交供奉的人会遭到严厉的处罚,据说有一个兽人曾被他们活活打Si。

会议结束了,刚卡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宿舍,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在一个朋友的引荐下,他加入了这个神秘的组织,当时的他觉得热血沸腾,甚至愿意为魔灵兽人奉献一切。

可现在他后悔了,他参加了很多次会议,却从来没有见过魔灵兽人,只看到那个独臂人说着漂亮的话,然后再收走他的血汗钱。

安可达回来了,看到刚卡无JiNg打采的躺在床上,他上前问道:“怎么了?身T不舒服么?为什么没去上晚课?”

刚卡趴在床上,浑浑噩噩道:“我吃坏了肚子。”

这是一个糟糕的谎言,刚卡长了一副钢牙铁肚,再糟糕的食物也吃不坏他的肚子。

“好好睡一觉吧,睡醒了就没事了!”

安可达很快进入了梦乡,刚卡偷偷从怀里拿出了七个银币。

这是他偷藏的,他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很严重,可他还是做了,他喜欢听到银币掉进陶罐里的声音。

“梦想。”刚卡笑了,陶罐里的梦想才是真的梦想,而且沉甸甸的。

第二天,刚卡刚刚运完了一车石头,准备到饮水棚里休息一会,可走到半路,却被两名兽人拦住了。

刚卡心头一紧,这两个是组织的人,而且地位很高。

“刚卡,我们的兄弟,你好像做错了事。”

刚卡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他私藏银币的事情败露了。

“跟我们走吧,使者要见你。”

刚卡很害怕,自从加入组织,他从来没有和使者说过一句话,虽然只是个少了一只手的人类,可刚卡觉得他b昔日的奴隶主还要可怕。

“在过去的三天时间里,我在账本上看到你赚到了二十五个银币,可你只上交了六个银币。”

刚卡抬头道:“我,我可能算错了,我的脑子不好用……”

“你敢直视使者!”一名兽人举起鞭子,狠狠的打在了刚卡的脸上,刚卡赶紧低下了头,血顺着伤口一滴滴落在了地上。

“我,我真的算错了!”

“好,我相信你,”使者慈祥的笑道,“我给你一次机会,现在带上你的兄弟,把你所有的积蓄全都拿出来,算是对错误的补偿。”

刚卡的脑袋嗡嗡作响,陶罐里的梦想马上就要破碎了。

“我,我没有积蓄,我把钱都花了。”

“是么?”使者冷笑道,“我可怜的孩子,你知道谎言的代价吗?”

“我没有撒谎……”

“我给了你机会,你为什么不懂得珍惜?”

身边的两名兽人举起了铁bAng,在沉闷的殴打声中,使者忍不住发出了叹息。

“你疼么?我的心b你更疼!你背叛了我们的王,我真心为你感到耻辱。”

半小时后,奄奄一息的刚卡昏迷了,兽人在等待使者的命令,使者摇摇头道:“这种叛徒没有活下去的意义,把他丢到大海里去,让他肮脏的血肉和灵魂永远消失。”

兽人们刚要动手,突然感到身T一震sU麻,随即瘫软在了地上。

一个瘦小的身影出现在了面前,身后还跟着十几名兽人战士。

“b斯克,终于被我找到你了!”

使者脸sE惨白,他飞快的站了起来,刚想逃走,一道闪电划过,将他击倒在地。

……

昏迷了一整天的刚卡终于醒了过来,看到安可达坐在了床边,刚卡想挣扎着坐起来,可满身的绷带让他动弹不得。

“安可大哥,我太累了,工作太多了,我只是睡着了,现在是什么时候,天黑了么?我这就去上晚课,我床边的陶罐还在么?这是什么地方……”

慌乱的刚卡语无l次,安可达微笑的m0了m0他的额头。

“这是医院,你这混小子,是不是和什么人打架了,怎么伤成了这个样子?”

“我,我没有……”

“饿了吧,我给你带了吃的。”

……

h昏时分,吃了些东西的刚卡睡着了,安可达离开了医院,来到了牢房。

闪煞正在牢房等他,看到闪煞一脸无奈,安可达问道:“那家伙肯说实话了么?”

“实话没有,疯话倒是一堆,他一直说他是神灵的儿子,还说这是他的姑妈柯雷德指使他这么做的。”

看着b斯克那张还算g净的脸,安可达摇摇头道:“你们用错了方法。”

闪煞道:“碎雪律法禁止刑讯。”

“律法禁止对嫌疑人刑讯,他连人都算不上!”

安可达拿起了鞭子,走到b斯克面前:“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魁霎都指使你做了些什么?你们还有多少同伙?”

“我不认识什么魁霎,这些都是柯雷德大人给我的命令!”

“你知道谎言的代价么?你这个不知羞耻的渣滓!”

一鞭子下去,b斯克放声哀嚎,不明YeT流了一K子。

“你疼么?我b你更疼!”安可达啐口唾沫道,“我真心疼我手里的鞭子,竟然站上了你这一身肮脏的血!”

《秀吧,领主大人》换源阅读
  • 如果不显示,请尝试上方换源阅读
  • 或点击此链接https://m.qxxllw.com尝试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