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黑暗中的呼唤

“锤子,早点休息。”

“知道了,路上开车注意一点,明天见。”石靖陲挥手作别,望着同事的车消失在视野中,这才转身上楼。

晚上的聚餐活动十分尽兴,他喝了不少的酒,又在KTV当了好久的麦霸,现在脚步有些虚浮,处于半醉状态。

回到家里洗漱后躺到床上,石靖陲习惯性的拿起手机玩起来。

这是他刚买不久的新手机,厂商是国产行业的领头羊,因为这些年的贸易冲突和某个总统不遗余力的向全世界打广告,本是一场重大危机,反而凭借硬实力屹立不倒,变得全球瞩目。

厂商趁热打铁,以最快的速度推出了这款搭载全新操作系统的旗舰手机,一经发布就卖出了上千万部,名利双收。

石靖陲也第一时间入手,尽管略有瑕疵,使用体验却非常好,各方面的性能都超过国外的大牌手机。

手指在屏幕上划来划去,一会儿翻翻书,一会儿看看新闻,或者点开几个沙雕视频,嘴里发出几声傻笑,偶尔像咸鱼一样在床上翻了个身。

不知不觉中,酒意和睡意席卷而来,石靖陲握着手机就睡着了。

睡梦中,石靖陲浑身抽搐一下,伸手摸了个空,翻身却有坠落之感,下意识的想着:“我靠,要掉到床下了!”

噗通……

下一秒,石靖陲感觉自己掉进了水里,水流进鼻腔,呛得难受,刚张嘴又被水灌进喉咙。

窒息的痛苦让他一下子摆脱了半梦半醒的状态,手忙脚乱的划动,脑袋却像被人打了一板砖似的头痛欲裂,全身上下无处不疼,好似刚从几层高的楼梯滚下来。

“什么情况?我住在二十三层楼也能落水?”

无边的恐惧涌上心头,幸好石靖陲学过游泳,而且泳技相当不错。

求生的**驱使他勉强睁开眼睛,水下一片漆黑,根本看不清东西,他奋力摆动四肢,手脚并用,凭感觉艰难的朝着上面游去。

哗的一声,石靖陲从水面探出头来,发现自己离岸边不太远。

他拼命往水边游去,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爬上岸,下半截身体还在水里,便仰躺在地上吐出一大口污水,贪婪的呼吸着空气,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活着的感觉真好!”

这是石靖陲此时心里唯一的想法,直到现在,他才有余力去思考自己遭遇了什么事情。

周围一片寂静,夜色深沉,只有一弯弦月悬于夜空。

月光从云间穿透下来,让他大致可以看清自己是从一条宽阔的河里爬上来,身下是一片长着杂草的河滩。

望向远处,隐约有一座城市,闪烁着零星的灯光。

“卧槽,这是什么地方?”

石靖陲脑中一片混乱,眼中茫然,以为自己仍在梦中。

一阵清凉的河风吹过,后脑勺又传来一阵剧痛,他抬手摸了一把,手染一片殷红的血液,不由痛得呲牙咧嘴,原来脑袋受伤了,难怪这么疼。

突然,石靖陲看着自己的右手愣住了。

作为一只超过三十岁的大龄单身狗,石靖陲绝对不会认错自己的“老婆”,手上磨起的茧子,掌心那条曲折的掌纹,还有食指上以前受伤留下的疤痕,全都不见了。

黯淡的月光之下,尽管眼前的手看起来修长匀称,也有长期握住某件事物造成的茧子,但是石靖陲一眼就做出了判断。

“这不是我的手!”

他惊慌失措的在湿漉漉的身上摸索了几下,立即发现不但手不是自己的,连身体也不是自己的。

“我睡了一觉,怎么就换号了?”

没等石靖陲搞清楚怎么回事,脑中突然爆发出一阵剧痛,像是被人用斧子劈开,然后暴力塞进大量不属于自己的异物。

这些异物非常混乱,似乎是另一个人的人生经历,和自己的记忆交织在一起,脑中好似沸腾的大锅,想要把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强行搅拌混合起来。

“啊……”

可怕的痛苦让他捂着脑袋痛呼,很快支撑不住昏迷过去。

黑暗之中,石靖陲隐约听到一阵低沉而又滑腻的呓语,那声音不知从何而来,像是在耳边窃窃私语,仿佛世上最恶心污秽的存在,听了令人作呕;又像尖锐的金属在玻璃上来回划动,发出让人无比狂躁的战栗尖鸣,引发心中最大的恶意与疯狂。

这不可名状的低语之声犹如来自深渊的呼唤。

他试图捂住耳朵却找不到耳朵在哪里,声音直入灵魂深处,尽管不懂其意,但是只听了几句,就被深深的吸引住了。

心灵在痛苦的深渊中坠落下去,想要寻找那呼唤的来源。

突然一个震颤,石靖陲的理智和直觉都告诉自己,不能再听下去了。

“哈哈哈哈……”

那低沉的声音突然放大无数倍,变成一阵疯狂的大笑,整个世界都在剧烈晃动,震得石靖陲痛苦到几欲发疯,将近崩溃。

黑暗中浮现出一张张恐怖大嘴,笑声正是中这些嘴中发出来。

每一张邪恶的大嘴里都长满了锯齿般的尖牙,齿缝间流出粘稠的黑液,黑液又快速蠕动膨胀,形成成百上千条油腻的触手,铺天盖地般涌了过来。

这一场可怕的噩梦眼看就要以悲剧收尾,突然,一阵红色的光芒不知从哪里闪耀出来,八片像花瓣一样的红光快速游动,组成一个球形空间,围绕在石靖陲的周围。

花瓣构成的庇护看似脆弱,实则坚不可摧,瞬间挡住了所有来袭的黑色触手,犹如巨大的黑色海浪中的礁石,看似渺小却又难以撼动。

这一层红光不但保护住了石靖陲,也把那引人堕落的呓语隔绝在外,减缓了痛苦与疯狂的邪念。

无数的触手抽打了不知多久,发出一阵又一阵的疯狂之声,最后不甘的退回黑暗之中。

那八片花瓣缩小恢复成一团光芒,仔细观察,光芒之中有一朵盛开的小红花,由八片大小不一的花瓣组成;花朵的核心处隐含金色光芒,使得整体又像是正在发光的太阳,显得十分抽象。

“这图形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石靖陲正在疑惑时,黑暗骤然像潮水般退去,光芒绽放,让他从这个漫长而又压抑的噩梦中转醒,突然挺身坐起来,发出一声大叫。

“啊!”

刺目的光线扎进眼里,石靖陲抬手遮住了眼睛,等到适应之后放手下来,看到一轮金色太阳从远处的地平线上升起,阳光照射在河面上,波光粼粼。

“天亮了。”

他喃喃一声,随即愣住了。

因为这句话是用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语言说出来的,自己从来没有学过这种语言,但是自然而然就会使用,而且知道这是“奥瑞恩语”,奥瑞恩瑟帝国的官方用语,自己还带有一点“隆杉德公爵领”的口音。

大量的记忆在脑中浮现,这些记忆像是被拍碎了一样,混乱而又残缺,所幸不再像昏迷前那么痛苦。

几分钟后,石靖陲长呼出一口气。

到现在他已经明白了,自己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这里不是地球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穿越,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在省图书馆上班,工资虽不高却从来没有被拖欠过,跟同事关系和睦,与世无争。三十多岁没有结婚,成为大龄光棍,这也是自己的选择。

他根本不想结婚,女朋友哪有游戏好玩?

平时下班后沉浸在游戏和各种兴趣爱好里,小日子过得美滋滋的,这怎么就穿越了?

石靖陲真的一点也不想穿越,更不想穿越到一个危险的世界。

从那些不完整的记忆里得到乱七八糟的信息,这个世界的文明历史十分漫长又复杂,生产力水平发展不低,有些方面与地球类似,甚至超过地球。

但是两者之间更多的还是差异。

最大的差异是这个世界存在大量的超自然现象与强大个体,他们决定了文明的发展与走向,被称为超凡者。

顾名思义,超凡者拥有超越常人的强大力量,也是整个世界的统治阶级。

只有少数人可以成为超凡者,普通人想突破阶级,可以交钱进入超凡学院,有一定的机会晋升超凡者,但是机率很低,而且学费极为昂贵。

这具身体的名字叫作“雷恩”,来自一个叫作鹰沼镇的小地方,此前正是一座超凡学院的学生。

过去三年,雷恩在学院学无所成,至今仍是一个普通人。

因为学费昂贵,父亲巴德不愿再支持他继续入学,希望儿子能回到家乡小镇继承父业,经营自家的粮米磨坊,被雷恩断然拒绝。与父亲大吵一架之后,雷恩独自返回“隆杉德”城,在学院外面租了一间廉价公寓,想谋求一份体面的工作,自己凑齐学费,结果刚住半个月就出事了。

在雷恩的记忆中,内容最多的就是在隆杉德的生活。

其中最让石靖陲感到惊骇的是,这个世界的神是真实存在的!

诸神在人间都有各自的教会,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教会都扮演极其重要的角色,推动了历史的发展,不但影响着所有国家的上层,也深入到人们生活的底层。

几乎每个人都必须信仰某个神祗,或是多位神祗,无信者是人人喊打的邪恶存在。

作为一个无神论者,一时之间,石靖陲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他想回到地球,但是毫无头绪,甚至连自己是怎么来的都不知道。

“唉……”

石靖陲一声叹息,又想到另一件事,自己穿越到这里占据了别人的身体,那地球上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就死了呢?

“明天早上大家发现我没有去上班,又联系不上,应该很快就会到家里发现我的尸体,不至于到发臭了才被发现。”

他想到了爸妈,心里顿时十分悲戚,眼圈眨红,又自我安慰:“幸好我不是独生子,以后还有大姐和弟弟陪着爸妈。”

良久之后,石靖陲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

阳光越来越强烈,喉咙也非常干燥,身上虽然还是很疼,但是已经好很多了,只有后脑勺还在隐隐作痛。他咬牙起身找了一个河水较浅的位置,俯身下去,用双手捧起水喝了几口,终于缓解了口渴,顺便洗了把脸,精神为之一振。

抹开脸上的水,清澈的河水倒映出一张陌生的脸,顿时让石靖陲停下了动作。

“卧槽!”

看清这张脸,石靖陲忍不住一句国骂脱口而出。

从外表上看,这张脸的主人应该不到二十岁,脸上稚气未脱,留着一头黑色短发,因为失血导致脸色有些苍白,浓眉大眼,鼻梁直挺,五官比例协调,俊朗中又带着几分秀气,唯一的缺点就是眼神涣散,整个人萎靡不振。

“这也太帅了吧!”

出于同为男人的羡慕嫉妒恨,石靖陲下意识的嘀咕一句,然后眼睛亮起来,挺了挺腰杆:“原来我这么帅,嘿嘿!”

他把河面当作镜子,摆出了几个动作,认真观察这张比以前更加帅气的脸,满意的点了点头。

虽然很不情愿的穿越了,但是穿越到一个帅哥身上已是不幸中的万幸,总比穿越成女人,或是其他奇形怪状的异族要好多了。

这个世界不是只有人类,在雷恩的记忆中,至少存在几十个非人种族。

“从现在开始,我就是雷恩了。”

“要是我现在回到地球,以后就能靠脸吃饭了,嘿嘿。”

“富婆快乐球什么的,应该能轻松收到十几个……要是不想丢节操,再不济去当个女装主播或者拍变装视频发到哔站也很有前途……”

“我这模样跟国外那个叫‘李佩斯’的演员有点像,就是瘦了点,没长那么高,但是那家伙好像是个双-性-恋……呸,还是算了。”

雷恩正在胡思乱想,苦中作乐,突然眼前红光一闪,只见河水里自己的眼睛发红,两边的瞳孔里都浮现出一个抽象的图形。

这个图形由八片红色花瓣组成,像是一朵盛开的花朵,核心处是一团金色的光芒,隐有细微的字符在里面。

雷恩精神恍惚了一下,“这不是之前噩梦里的那个东西吗?难道不止是梦?”

瞳孔里的图形只出现了几秒钟,然后消失了。

紧接着,雷恩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界面,看着很虚幻,把他吓得不轻,以为是过于疲惫产生幻觉。

他抬手在面前挥了几下,头也左右转动几圈,发现这个界面像是扎根在脑中,或是存在于视网膜上,既关不掉,也甩不开,哪怕闭上眼睛也依然存在。

最关键的是,他对这个界面再熟悉不过了。

“这不是我的手机开机界面嘛!”

《战锤巫师》换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