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请小姐共饮一杯否

赵紫儿的生日宴在城郊半山的一栋别墅举行,曾经有记者拍到过赵紫儿和唐元浩一起进出这栋豪华别墅,扒出了两人的恋情,还有唐元浩强大的身家背景,称唐元浩如果演绎事业发展不好就要回去继承家业。

晚宴开在别墅的前庭,华灯点亮了整个庭院,玫瑰花点缀其中,庭院中央的喷水池喷出七彩的水柱,乐声悠扬,衣香鬓影,赵紫儿穿着一身浅粉色的纱裙,平日里黑长的直发在发尾卷出了浪漫的小卷,脸上只淡淡的晕了一层浅粉色,手腕上戴着香奈儿最新一季的山茶花腕花,粉嫩清纯的如同坠入凡间的桃花仙子。

此时仙子正小鸟依人的靠在高大英俊的唐元浩怀里,两人穿梭在来往的宾客间听着各种花式赞美,不时的深情凝望,含情浅笑……

好一副宾客尽欢的场景。

姚敏华和换了芯子的陈倾倾的到来像是给这幅画面按上了暂停键,众人目光各异的看着走进来的两个人,接头私语。

“这个陈倾倾怎么还有脸来参加赵紫儿的生日会啊?“

“就是,圈内谁不知道她想要挖赵紫儿的墙脚,还反咬一口说紫儿抢他男朋友。”

“赵紫儿有这样的闺蜜也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要我是赵紫儿早把她踩到脚底下去了。

“就是。”

……

不管其他人怎么议论,赵紫儿倒是很有女主人的派头,看着变了脸的唐元浩不动声色挽着他的胳膊,朝往人群中走过来的两个人迎了过去。

“姚姐,倾倾,谢谢你们能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说着走过去挽住陈倾倾的胳膊,嗔怪道:“特别是倾倾你啊,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孟致远神情淡漠的拂开赵紫儿挽在胳膊上的手,冷淡的说了一句:“生日快乐。”

赵紫儿仿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抬头泪凝于睫的看着陈倾倾:“倾倾,你怎么对我这么冷漠?”

陈倾倾那双波光粼粼的眸子中闪过一丝诧异。

渣男孟还没有从这种震惊的情绪中觉醒,就被陈倾倾的拥护者讨伐了,穿着鹅黄色小洋装的梁欣雅走过去挽住赵紫儿的手臂,对着孟致远讥诮的道:“陈倾倾,你还要脸不,紫儿对你既往不咎,你还蹬鼻子上脸了,就你这狐媚样元浩能看上你才怪呢。”

孟致远目光冰冷的看着那张明显整容过度,充满塑胶感的脸,淡淡的道:”你是谁啊,这么冷的天我建议你多穿点衣服,小心一个喷嚏——鼻子就歪了。“

有人嗤笑出身,众人侧头望去,从假山旁边绕出来一个男人,和现场西装革履的那些男人不一样,他穿着一件卡其色的休闲款大衣搭配牛子裤,脚上踩着一双休闲鞋,身材高大,鼻梁高挺,眉眼深邃,嘴角含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冲着众人挥了挥手。

“鄙人黄明哲,打扰各位了,请多多指教”,说完还极有挑逗性的冲孟致远眨了眨右眼。

孟致远瞬间像吞了颗苍蝇屎一样,高傲冷漠的转开了头,黄明哲也不气,笑着冲众人摊了摊手。

梁雅欣恨恨的握紧了拳头,唐元浩看着这一幕心情也有些复杂,他看着神情冷淡的孟致远道:“倾倾,你心里有气的话,也不用迁怒无辜的人,你以前不是还和欣雅合作过吗,又何必装作不认识呢。”

孟致远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只凉凉的送上两个字:“无聊。”

姚敏华扯了扯他的衣袖,警告的看了他一眼,笑着对唐元浩道:”倾倾一向神经大条,他们合作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后面也没有交集,一时没有认出也正常,不说这些了,今天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大寿星啊。“

赵紫儿笑得矜持而得体:”谢谢姚姐,也希望今晚你们能玩的开心。“

说完挽着神情有些木的唐元浩继续穿梭在宾客之间,面带笑容体贴周到的招呼闲聊,长袖善舞,左右逢源的特质展现的淋漓尽致。

姚敏华看着像穿梭在白花丛中的蝴蝶一样的姚敏华,用胳膊肘拐了拐身边神情冷漠的孟致远:“学着点啊,唉,周导来了我们过去打个招呼,听说他现在正在筹备一个大ip,看有没有适合你的角色。“

姚敏华所说的大ip,孟致远是清楚的,不仅清楚他还已经签下了男主角的合约,明年四月份就要开拍了,就是不知道到时候他能不能和陈倾倾换回来。

正好有侍者端着托盘从身边经过,孟致远端了杯酒递给姚敏华,自己也拿了一杯:“我头有些疼,就不赔你过去了。”

姚敏华眉头皱了皱,却也没有难为她,陈倾倾平日里虽然有各种各样的毛病,但是这种正常的商业洽谈平常她都是积极争取的,只以为她是刚出院身体还没有休养好的缘故,交待了几句,朝被众人包围的周华昌导演走过去。

孟致远端着酒杯绕到一个没有人的假山后,抬头看着蔚蓝的天幕,星星明亮璀璨,是市中心的夜晚没有的景象,他单手插在西服口袋,微昂起下巴一口饮尽杯中物。

在他后面走过来的黄明哲看到就是美人纤细的脖颈骄傲的昂起,在酒红色丝质衬衣的衬托下散发着如玉般的光泽,随着吞咽的动作微微的颤动,纤细的手指优雅的拖着高脚杯,一头浓长的卷发只在脑后简单的扎成一束,精致的小脸笼在柔和的灯光里,简单的白色女款西服套装勾勒出妙曼的好身材。

静谧美好,优雅性感中透露这几分洒脱,黄明哲能够听到自己如擂鼓般的心跳声,如果眼前有纸笔的话,他一定会画下这幅美人夜饮图。

他转身朝不远处经过的侍者做了个端酒杯的姿势,服务生马上反应过来,端着托盘朝他走过去,想要开口说什么被他拦住了。

他端起一杯酒,放轻了脚步朝对月独饮的美人走过去:“举杯邀明月,对饮成三人,可请小姐共饮一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