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暗度陈仓

这几天最寝食难安的就是阮欣美了。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许愿竟然倒打一耙,指控自己绑架罗斌,这不明摆着阎王桌上抓供果——找死吗。

许愿当初还在江小梵手底下做事的时候倒是老老实实,服服帖帖,因为江小梵一向有决断有威信,只要有什么不对当机立断就会来个下马威,尽管江小梵不受丈夫待见,但是治家能力却是有目共睹,连罗家的管家对她也是毕恭毕敬。当初阮欣美勾搭许愿给江小梵下毒的时候,没想到许愿是这样一个混账无赖的人。自从江小梵出事后,许愿拿捏着阮欣美的把柄,成功做了阮欣美的司机兼情人,可是阮欣美却不甘被许愿掌控,所以借机就央求堂兄阮时杰给安排了个星娱酒吧的工作,名义是为了他的前途,实际就是疏远他。

然而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个许愿能力不大,胆子却不小。在北京星娱酒吧上班没几个月就弄得沸沸扬扬,一次遭到警方突查,他带着几名朋友聚众吸毒,酒吧受到重罚,责令停业整顿,把阮时杰气的够呛。

阮欣美也为此头疼不已,如果不甩掉许愿,这个家伙一定会给自己捅出更大的篓子。为此,她特意找堂兄阮时杰商量。阮时杰是个感恩之人,他的起家之本都来自阮欣美,而且酒吧的生意也受到这个堂妹、堂妹夫的关照,所以跟阮欣美关系很好,阮欣美有什么事也总是义不容辞的帮忙。

阮时杰虽然他很不喜欢许愿的为人,但无奈欣美几次三番让他关照,自己也不得不给他安排工作。

“欣美,许愿这人可是甩不掉的狗皮膏药,你不早点摆脱迟早会给你惹来大麻烦。”

“恩,是个麻烦,堂哥帮我想个万全之策。”

于是阮时杰给她出了个主意,把许愿调到上海星娱酒吧,安排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姐到上海星娱酒吧,名义上时协助许愿的管理,实际是监视许愿,等待机会收拾他。

阮欣美内心其实又是另一番打算,明面上还是对许愿情真意切,然而真实意图却是想利用许愿盯住罗斌。她让许愿搜集罗斌荒唐生活的证据,并跟踪安宁找到玉镯的下落,好让罗斌父亲彻底放弃罗斌,为自己顺利入主罗家扫清障碍。

阮欣美打得一手好算盘。然而她却低估了许愿的荒唐和野心。许愿在上海这温柔乡、富贵场中如鱼得水、胡作非为,结交的狐朋狗友不是打架斗殴,就是吸毒滋事。上次庄圆室友宋佳吸毒致死一案,就是许愿结交的一个叫师姐的交际花,因诱骗大学生吸毒卖淫,差点导致星娱酒吧直接关闭。本来许愿至少也要判个三年五年的,然而许愿却乘机甩锅给阮时杰,声称自己毫不知情,平时都是北京派过来的lily女士在管理,最终许愿得以顺利脱身,毫发无伤。

这次许愿绑架罗斌,原本跟阮欣美没有关系,罗斌因为母亲的事情质问许愿,他想着趁与许愿对质,自己悄悄录了音。

“我母亲车祸的时候你去哪里了?”

“这件事跟我没关系,你母亲喝醉了,我去附近买药,回来她已经开车走了,后来就出了车祸。”

“哼,你跟阮欣美勾搭成奸,车祸当天你送我母亲去见阮欣美,而随后我母亲却出了车祸,你说这事跟你没关系?”

“罗公子,说话要讲证据,我跟阮欣美勾不勾搭,那是我的事,不过你母亲车祸的事情我倒是有一点线索,你要不拿你家的那个家传宝贝我们来做个交易?”

“许愿,你别以为你可以逍遥法外,我母亲对你如亲弟弟,你却给阮欣美这样的毒妇当走狗,像你这种恩将仇报的人,迟早我会收拾你们的。”

“罗斌,话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如果是我陷害你妈,我恐怕早就被灭口了。你还是好好想想,愿不愿意做这笔交易吧?”

这一段对话没有找到什么证据。罗斌虽然不相信许愿,但还是忍不住要去试试这万分之一的希望。他去安宁住处拿走了手镯,在与许愿会面的时候不料又因为言语不合两人起了冲突。

“姓许的,这是罗家的家传宝,对我没什么意义。你老实告诉我车祸当天事情的经过,这个手镯我可以给你。”

“这个手镯对你没什么用,对你母亲可是意义非凡,为了这个手镯,她宁愿忍受你爸的冷酷无情,到头来不还是一场空。”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罗斌最忌讳别人提到自己父母之间的荒唐婚姻,他一拳打过去,许愿没来得及反应,顿时被揍得眼冒金星。

许愿捂着肿起来的脸恨恨地说,

“你小子要是有点长进,你妈也不至于如此,我倒是要看看,罗家对你会怎样!”

于是,许愿招呼两个手下将罗斌绑了去。

被绑架勒索的匿名电话打到罗家,罗家慌成一团。阮欣美一直安排眼线在上海,一举一动都尽收耳目,因为此事,阮欣美特意悄悄赶到上海星娱酒吧与许愿见面。

“罗斌是不是你绑的?”阮欣美小心翼翼,生怕别人听见。

“你对我真是够信任的,怎么就猜到我头上呢”

许愿知道阮欣美一贯对自己不放心,时刻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

“许愿,不要怪别人对你不放心,你总是惹事生非。你为什么要绑架罗斌?”

“这不是正合你意吗?我帮你摆平他,你跟你儿子不是名正言顺的财产继承人吗?”

“许愿,罗斌的事情我劝你到此为止。罗斌毕竟是罗承功的儿子,他肯定不会撒手不管的。”

“阮欣美,你怎么突然对罗斌关心起来了?我想你恐怕不是为了罗斌,而是为了这个吧?”

许愿掏出玉镯放到阮欣美的面前,斜睨着她,不屑地说。

阮欣美像是被看穿了心事,面露尴尬地拿起玉镯,顺手将它放进了包里,她看着许愿内心翻腾,这个许愿要是对自己言听计从倒也好,可惜现在让人捉摸不透,难免会祸害到自己,于是冷笑一声:

“许愿,我倒是可以帮你,江小尘已经带着钱来上海了,这江小尘十有**不会善罢甘休,我劝你拿到钱以后赶紧离开中国,我可以找人帮你去泰国,躲过几年再回来怎么样?”

许愿一把抓起阮欣美,咬牙切齿地说:

“你想害我?”

阮欣美拉开许愿的手说:

“怎么会呢,哪次不是我帮你擦屁股?我只是好心提醒你而已,江小尘一向就是恩怨分明,罗承功又是死要面子的人,你这一闹,保不齐他们不会对你做什么?”

“我的事不用你操心!手镯你拿走了,罗斌的事希望你不要再插手!”

“我自然不会插手,不过这次你屁股最好擦干净一点,你做的事情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之间以后也不会再有联系!”

许愿知道自己手下的人早被阮欣美收买了,这两人要是反咬一口,说不定自己会栽在阮欣美手里。

“江小梵的事情还没完呢,这么快就想甩掉我,没那么容易!”

许愿伸出手去摸阮欣美的脸。

阮欣美生平最受不了别人威胁,她气急败坏地一个巴掌准备打过去,不料许愿如今可不是阮欣美手里的棋子,他反手一个巴掌就将阮欣美打翻在地。

阮欣美被狠狠地扇了一个耳光,墨镜也被打掉了。她在众目睽睽下狼狈不堪地爬起来,咬牙切齿地说:

“姓许的,你等着。”至此两人彻底翻脸。

翻脸归翻脸,摆在阮欣美面前的是个两难选择。许愿迟早是个祸害,如果不管他,这简直就是无底洞,搞不好哪天盖子就会被掀开,自己也会被一同拉下深渊。但是如果惹恼他,也不好办,搞不好就会反咬一口,毕竟以她和许愿的那些事摊到罗斌父亲面前任何一桩自己都会被判了死刑。

不行,绝不能被这个许愿拖累死。一旦求生的**战胜了软弱,勇气亦或杀心就取决于内心的良知了。

阮欣美与堂兄商量,想出了一个一箭双雕的主意。她决定报警,但是又怕许愿和罗承功起疑心,于是怂恿罗承功:

“承功,你赶紧报警吧,江小尘救侄心切,万一出点差错,可是人财两空啊!”

罗承功考虑再三,决定报案。

阮欣美给许愿打了个电话,虚情假意地对他说:

“许愿,罗承功已经报案了。”

“妈的,你想害我?”

“放心,我怎么可能害你,是罗承功报的警,不过他还不知道此事跟你有关,要是罗斌指控你,你也很难脱身,我倒是跟警察说接到过安宁的敲诈电话,现在安宁是嫌疑人,接下来怎么做看你自己了,我也只能帮你到这了。”

阮欣美此计甚毒,以她对许愿的了解,罗斌会被撕票,安宁作为嫌疑对象,明面上是帮了许愿,实则许愿的把柄捏在了自己手上,许愿、罗斌、安宁这三人无论如何都难以全身而退,真可谓一箭三雕。

然而结果却并未按她设想的剧本演下去,罗斌并未被撕票,交易的现场江小尘被打晕,罗斌和钱消失了,绑匪被后来破门而入的警察带走,与阮欣美的设想一致的就是绑匪咬定是安宁为情仇而实施的绑架。

而令阮欣美疑惑的是,罗斌和一千万现金怎么会在警察的眼皮底下消失,唯一的可能就是许愿自导自演了这场剧,一定是他藏了罗斌,还找人打晕了江小尘,把钱带走了。

不过罗斌现在在许愿手里也是烫手的山芋,既然拿了钱,也不会轻易将罗斌放了,否则岂不是白白折腾了。想到这,阮欣美倒是有点松口气,但是让她抓狂的是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许愿越来越难以控制,不知道接下来他会玩什么花招。阮欣美算计许愿的想法落空了。现在安宁成了最大的嫌疑人,罗斌竟然毫发无损,人财两得。

她打电话给许愿:

“许愿,你没事吧?”

“怎么,你盼着我有事?”

“你没事就好,罗斌现在在哪里?”

“呵,这得问你啊,罗夫人,是你报了案,我的员工现场被抓了,口供也是按你的要求指认的安宁,你现在找我要人,不是不打自招吗?”

罗斌不在许愿那,阮欣美倒吸了一口气。

“许愿,是罗承功报的案,我也是想帮你,所以特意向警方提供了安宁的线索。事到如今,你可别乱来,我们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你要是毁了我的生活,你也没有好果子吃。”

“言重了,罗夫人,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阮欣美气得说不出话来。所谓魔高一道,棋高一着。原本自己想算计许愿,结果却被他摆了一道。

但是如果只是这样,结果还不算很坏,只是罗家损失了一千万而已。然而不久事情却发生了大反转。

江小尘与许愿打了一架之后,秘密达成了一项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人,罗斌早在警察赶到之前就被换走了。交易现场只是江小尘和绑匪演了一出戏。

罗斌此时正和江小尘商量对策。罗斌头上还包扎着一层纱布。

“你怎么能和许愿做交易?”

“不然你怎么会安然无恙地回来。现在绑匪指控受安宁指使。”

“无稽之谈,我去警局告发他们!”

“你怎么去,说他绑架你,你现在不好好的吗?现在你去,不但指控不了许愿,还会给安宁带来麻烦。”

安宁因为罗斌的事被监控,罗斌很想出面去找安宁,与其说是想念,不如说是内疚,自从认识他以来,安宁就麻烦不断,现在还要连累她为自己背黑锅。

罗斌沉默了一会,问道:

“晓宁,她怎么样?”

江小尘看了看罗斌,慢慢地说:

“她还好,被取保候审。”

“她怪我吗?”

江小尘摇摇头,有点惋惜地说。

“她不会有事,你也别惦记了。错过的事情就别想了!”

“我妈怎样?”

“生命体征正常,医生说有苏醒的可能。”

“我本来想去找许愿问个明白,没想到被他算计了!”

“他和阮欣美有矛盾,没准还真有你妈的线索。”

罗斌一拳砸在桌上,愤愤地说:

“他根本就是同谋,无论如何这次我们一定得想办法扳倒他。”

许愿是在存钱的时候被江小尘和罗斌抓住的,怕被别人认出来,戴着帽子眼镜、口罩,头压得很低。

罗斌一把抓住许愿的胳膊,两人一左一右将许愿挟持到一个人少的弄堂里。

“哎,你们要干什么?”

罗斌摘下许愿的眼镜,拍拍他的肩膀:

“许师傅,好久不见。”

许愿好不容易挤出一丝笑容:

“罗斌,好久不见?这是干什么呢?”

他自知理亏,转脸向江小尘求救:

“江先生,这不是你答应的吗,只要我放了他,这事就跟我无关,你不能这么言而无信吧!”

“我是答应了,可是罗斌不答应我也没办法。”

对付流氓你要比他更流氓,江小尘深谙此道,假意无可奈何地说。

“你绑架我,把我打伤不算,你身上还背着一笔旧债,叫我怎么放得下你呢?”

“罗斌,钱我还给你,我没想到阿用会打伤你,我现在就跟你道歉,至于你妈的事,真跟我没关系。”

罗斌一把薅住许愿的脖子,一字一顿地说:

“新仇旧债没可那么好算清!你现在按我说的去做,还可少坐几年牢,否则,你知道绑架抢劫会怎么判刑吗?”

许愿在罗斌、江小尘威逼下,只能乖乖受命。

许愿自首了,一千万现金如数归还,他还指控阮欣美就是幕后主使。

阮欣美虽然矢口否认,但是家里已经开始将矛头对向了她,因为从情感上来说她确实有重大嫌疑,江小梵车祸一案尘埃未定,就已经堂而皇之入主罗家,还撺掇着罗承功与江小梵离婚,赶走罗斌,如果说她害罗斌,好让自己的儿子继承罗家产业,恐怕没人不信。

“是不是你指使许愿绑架罗斌的?”

罗承功质问阮欣美,自从江小梵发生车祸以后,阮欣美三天两天的吵着要他跟江小梵离婚,罗承功早已对她失去了耐心,要不是看在儿子赋赋的面上,阮欣美说不定早就被他弃之敝履了,当年为之与家族对抗的那份恩情早已在争执中荡然无存,留下的只剩下这点血脉联系了。阮欣美也深知自己地位堪忧,所以也就更加变本加厉地索取。

阮欣美见罗承功不顾情面地质问,冷笑一声:

“许愿绑架,跟我有何相干?”

“平白无故地他为何指控你?你跟许愿有什么关系?”

提到跟许愿的关系,罗承功只是顺口一说,怕阮欣美跟许愿有什么过节,但对阮欣美来说则有点心虚,但她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回答道:

“我怎么知道他为何要指控我?你去问罗斌啊!我还纳闷为何江小尘要插这一脚呢,搞不好就是他们合伙算计我吧!”

“希望跟你没关系。罗斌再怎么混也是罗家的子孙。”

“罗斌罗斌,你什么时候替赋赋想过?”

又来了。罗承功实在无法忍受这个女人喋喋不休的抱怨,甩门出去了。被冷落的阮欣美就像一个被抛弃的怨妇越发歇斯底里起来,她一手扫掉桌上的花瓶。

更让阮欣美抓狂的还是那个江小尘,好一出苦肉计,摆明了就是他骗许愿放了罗斌,现在倒好,钱没拿到,如今还身陷囹圄,赔了夫人又折兵,这个混蛋早告诫过他要做得干脆。

阮欣美一阵发泄之后突然冷静下来。许愿自首,一口咬定是阮欣美为了抢走罗家的祖传玉镯指使他绑架罗斌。阮欣美自知难以摆脱干系,她盘算着该如何对付接下来许愿和江小尘的联手。

只要罗斌现身,对她的指控就不攻而破。于是为了逼出罗斌的下落,她铤而走险,雇了两名歹徒闯进安宁家,想以此混淆大家的视线,误以为只是罗斌和安宁之间的私人恩怨,但是没想到又被江小尘搅浑了,两名歹徒被警察带走,对阮欣美的指使供认不讳。

得知阮欣美找人威胁安宁,罗斌气急攻心,立刻给阮欣美打了个电话。

“喂?”

“我是罗斌。”

“罗——你没事?没事就好!你父亲为你可是担心死了!”

阮欣美心里恨的牙痒痒,表面上却不动声色:

“是吗,听说你也挺担心我的,还专门派人去打听我的消息。”

“那是自然,说起来你也是赋赋的哥哥嘛!”

罗赋是阮欣美的儿子。罗斌听她装模作样的违心之话,顿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准备迅速结束话题。

“不敢当,不过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人证现在物证都有,恐怕你这次要彻底翻船了。”

罗斌冷笑着挂了电话,留下忐忑不安的阮欣美。尽管绑架罗斌一案确实与阮欣美没多大关系,可是她知道如果不把许愿弄出来,他和罗斌、江小尘站一条线,死咬住自己,迟早会惹出更大的祸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