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挽回形象

童浪突然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个信息栏跟自己脑海里系统的面板风格倒是蛮像的。

这个纳戒的信息栏写着:

剩余容量:99%

现存有物品:金币x10

内容倒也不多,还算是简洁。只有剩余容量和现存有物品两栏。

在物品栏那栏后边有一个存储的选项,然后在金币的后边还有一个取出的选项,这样童浪就比较清楚这个纳戒的操作方式了。

“真的挺不错的。那这个是普通纳戒,还有其他品质的么?”童浪心满意足地把纳戒戴到了手指上,看着自己的纳戒只是那种普通的白色。

“是的,跟其他物品类的品质分级一样,依次是普通、良好、稀有、史诗、传说、神器。”

那跟自己的系统给的那些物品品质分级也一样,这样倒也省得自己再多记一套品质分级了,挺好。

“好的,我知道了,那我就先走了。提前祝阿紫你庆安节快乐了。”童浪冲阿紫挥了挥手,转身就往公会外边走去。

阿紫也笑着挥了挥手跟童浪告别,然后重新低下头忙活起来,似乎冒险者公会的事情也多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因为庆安节的临近。

童浪高高兴兴地出了公会大门,发现楚薇薇并没有在刚刚自己进去的时候站着的地方,所以就环视四周,搜寻她的身影。

“不能是跑了吧?是我请她吃饭,又不是让她请我,这跑什么?”童浪自言自语道。

“可能是你猥琐的形象太根深蒂固了,把人家吓跑了吧。”系统猜测道。

“那自然是不可能。而且仙女姐姐我这么正直的一个人,请不要再凭空污我清白了,好么。”童浪决定要先从系统这里挽回自己的良好形象。

“那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要是回答得正常,我自然也不会再说些什么。先说好啊,要你立刻回答,不能思考。这种潜意识的回答才是你的内心答案。”

“好的,一言为定。我今天一定要改变你对我的错误认知。”童浪信心十足地说道。

“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女的,当然是女的。”

“你喜欢御姐还是萝莉。”

“御姐,我怎么可能会对萝莉那种小孩子下手。”

“最后一个问题,你看女的先看哪个部位?”

“由上至下,绝不放过一丝一毫,观察细致入微,由表及里,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握最多的信息。”

系统:“……”

童浪:“……”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观察这个女,你得,你得细致一点,看她是不是有什么歪脑筋,不能让那种,那种居心叵测的人得逞。嗯,对,就是这个意思。”

童浪自觉好像说了点有歧义的话,赶紧手忙脚乱地解释一番,想要补救一下。

“哦~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

“猥琐变态臭流氓!你不要再企图辩解什么了,你已经被实锤了。”系统完全不相信童浪刚刚后说的那一套,语气也变得强烈了起来。

童浪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自己当时怎么就下意识地说出来了那样有歧义的话呢?

“以后一定要谨言慎行,谨言慎行。”童浪自知挽回形象无望,就开始自言自语,争取做到保持好之后在别人那里的形象。

“说什么呢?”旁边突然有人拍了童浪肩膀一下。

“我是个正直的好孩子!”童浪被这一拍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喊出来了刚刚再给自己心理暗示的话。

童浪这时才发现这个人原来是楚薇薇。

“嗯?”楚薇薇皱了皱眉头,表示没看懂童浪在说什么。

“薇薇,你终于来了,你去哪里了,我刚刚被人欺负了,呜呜呜。”童浪二话不说就抱住了楚薇薇开始装模作样地哭诉。

“你,你起来。”楚薇薇这一次没来得及反应,被童浪抱了个正着。

这楚薇薇就算再不在意,在这人来人往的冒险者公会门口,被童浪这么抱住,他还这么大动静,路人纷纷注目过来。

“啧啧,估计又是一个痴情的孩子。”

“唉,看来真的是用情很深啊。”

……

看着人们的议论声越来越大,而且内容也越来越奇怪,楚薇薇赶紧带着挂在自己身上的童浪逃离了那个地方。

但此时我们的挂件,童浪,则美滋滋地体验着抱住一个身材姣好的妹子的感受。

“要不是怕把人家妹子误伤了,我刚刚非得给你来个雷电全家桶。”系统咬牙切齿地说道。

但童浪此时还沉浸在占便宜的喜悦中,自然是不拿系统的威胁当一回事。

“松开。”楚薇薇看了看周围,也没什么人了,自然就开始要把这个黏人的家伙弄下来了。

“再抱一会儿,就一会儿。”童浪为了占便宜自然是扔掉了自己最不需要的东西——脸皮,然后又把头往楚薇薇柔软的车前灯蹭了蹭。

“检测到能量输入。”伴随着胳膊上传来的痛感,童浪脑海中突然传来了能量输入的提示音。

这下童浪终于睁开眼睛里看看是什么情况了。怎么突然就有能量注入了。

只见楚薇薇羞红着脸,拿着自己的短刀正在割自己的胳膊,虽然一看她也并不是认真的,不然童浪胳膊早就断了,但是童浪还是放开了胳膊。

毕竟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的道理他还是懂的。虽然现在人家没动真格的,万一一会儿一用力,自己下半生可就连自力更生的能力都没了。

为了现在的一会儿享受,放弃自己的双臂,太不划算了。

“那个,薇薇,干嘛动粗嘛。”童浪从衣服上撕下来一块布条,缠住被她划开的口子。

“吃饭。”楚薇薇整了整自己因为童浪刚刚一直蹭而凌乱的衣服,通红的脸依旧没有恢复,眼神也是一副想吃了童浪的意思。

“吃饭!走,咱们这就去。”童浪看到这哪里还敢再耍贫嘴,赶紧三步并两步跑到前边带路。

“啊啊啊!”

童浪刚跑出没两步,一道闪电从天而降,直直地劈到了童浪身上。